官方微信
【原創】中國機器人的高光時刻
歷史 | 機器人| 文章來源自:高工機器人網
2019-10-23 09:03:46 閱讀:4235
摘要你銘記什么樣的歷史,就能創造什么樣的未來。

  【文/廖文清】有人說:你銘記什么樣的歷史,就能創造什么樣的未來。

孕育的希望

  1960年,在南京工學院校大禮堂門前,查禮冠站在她研制的機器人面前,這個高度超過兩米的巨型機器人能做28個自由度動作。

  誰也沒想到中國第一臺機器人竟然誕生于這個身形有些瘦弱但眼神很堅定的43歲女性之手。

  兩年前,為了迎接“南京無線電技術展覽會”,幾名學生決定做一個用無線電操縱的機器人,當學生們把這個想法告訴當時已是南京工學院機械系教務處處長查禮冠的時候,立馬得到了她的支持,于是師生們就開始大干起來了。

  這在當時是并不被看好的事情,要知道,日本用了很長的時間才造出簡單粗制的機器人,而且彼時離展覽會只剩下30多天時間。

  沒有可借鑒的資料,學生們唯一找到的就是兩張從雜志上看到的蘇聯和日本的機器人照片。可是這兩張圖片只有機器人外形,沒有內部裝置圖,更沒有介紹一點構造原理。

  為了讓機器人能模擬出人的腿部動作,30個學生跑遍了南京市的百貨公司,物色各種能做跳、跑、點頭、搖頭等各種動作的小玩具,從這些小玩具中尋找啟發。另外還跑到假肢工廠,向老工人請教假肢的制造問題。

  在短短6天時間內,以查禮冠為首的師生30人就完成了250張設計圖,討論修改無數遍,才將機器人設計好。

  經歷了找材料和一系列組裝問題之后,機器人終于成形。但剛開始,機器人連站都站不穩,走路直搖晃,后來,經過廣大師生的共同啟發,在機器人的足踝關節安裝了四個彈簧,終于解決了這一難題。

  可是在調整電波信號時,接收機卻像不馴服的野獸一樣,喇叭里發出亂七八糟的尖叫和噪音,十次、二十次地調整,還是不行。

  查禮冠在她寫的《機器人誕生了》中說到:“開始時,干擾很大,機器人不聽話,叫他走路,他偏轉彎。為了叫這頑皮的家伙聽話,無線電系的同志們多次反復進行試驗,解決了問題。”

  查禮冠教授筆下的“頑皮的巨人”在經歷一個月的奮戰后終于完工,這是我國在機器人領域上跨時代的一個飛躍。

黎明前的黑夜

  20世紀70年代,世界科技發展進入到新的里程碑:人類登上了月球,世界上工業機器人開始走向實用化,出現了萬名“鐵領工人”。

  1962年,第一臺工業機器人在美國誕生,1969年,美國做了機器人摘香蕉的人工智能實驗,隨后,機器人技術在西方一些國家得到了較快的發展,尤其是在日本,發展得更為迅猛,為日本提供了大量的勞動力。

  彼時的談大龍已經加入了沈陽自動化研究所,和吳繼顯、蔣新松成為同事,正值文革時期,社會動蕩,人人都在搞運動,談大龍和蔣新松他們通過書本接觸到了世界前沿技術——機器人和人工智能。

  1972年,國家提出要把國民經濟搞上去,階級斗爭慢慢弱化,吳繼顯、蔣新松、談大龍三個人一拍即合,決定搞機器人。

  說干就干,1973年,在向中國科學院遞交了開展機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報告之后,三個人就一起到北京調研,然而卻遭遇了質疑,當時在北京各部委宣傳機器人和人工智能技術之后,換來的卻是嘲笑和不解:“搞機器人?你們那點底子?能弄出來我們就用,有能耐你發明個區分雞蛋的機器人來。”

  更驚險的是,三個人還沒有從北京返回,沈陽那邊已經貼起了大字報,說一個胖子領著兩個瞎子上北京去調查什么機器人去了。(吳繼顯當時很胖,談大龍和蔣新松又都是戴著眼鏡)

  于是搞機器人的計劃擱淺了。但機器人的種子從此在三個人心上扎根了。

  直到1975年,鄧小平復出主持工作后大力推進全國的經濟復蘇。談大龍被派往羅馬尼亞參加國際“人、機器和控制論”會議,當時國家對于研究機器人的態度慢慢發生了變化。

  由于企業技術改造的需要,在上海出現了以數控技術為基礎研發的機器人,如上海針織九廠的插銷板控制機器人、上海同和電機廠的壓鑄用機器人。

  本以為研究機器人的春天來了,但1975年10月,國內又掀起了“反擊右傾翻案風”,機器人又被打入冷宮,談大龍被弄到了沈陽輝山養雞場。

  有趣的是,當時他被給以的任務是到養雞場發明一個能挑雞蛋的機器人,把養雞場里的種蛋都區分開,保證孵雞雛時孵出的都是母雞,這顯然是一個整治他的借口,因為以當時的技術是不能做成的。但為了交差,談大龍還是做出了一個能自動控制溫度、濕度并定時給雞蛋翻身的自動孵化箱。

  半年后,當談大龍離開養雞場的時候,為了感謝他,雞場的人還特意蒸了一大盤子雞蛋糕。

曙光初現

  1978年,中國科學院制定規劃發展機器人,中國機器人的曙光來臨了。

  在這種背景下,1979年10月,上海交通大學機器人研究所成立了,成立時名為“上海交通大學機械手與機械人研究室”,編制12人,掛靠機械工程系。研究方向為:“工業機器人”(國防工辦支持);“肌電假肢”(民政部項目)(后轉儀器工程系)。

  在研究所成立之前,蔣厚宗就開始組織研究隊伍開始研究示教再現式工業機器人,于1979年9月研制成功二自由度示教再現式機器人試驗裝置,是中國第一臺示教再現式的機器人。

  1983年12月初,查禮冠教授帶助手黃惟一教授及一位研究生去廣州華南理工大學參加由她和華南理工大學謝存禧教授、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張啟先教授等共同發起的第一屆全國機器人學會成立大會。

  查禮冠和助手也正在積極籌備教育部在南京工學院準備設立的第一個機器人技術重點實驗室。

  但在大會結束的時候,查禮冠與黃惟一在華南理工大學校園遭遇車禍,查禮冠不幸罹難,黃惟一也被撞成重傷。

  1984年,查禮冠的助手黃惟一教授逐漸康復后,繼續開始為全國第一個機器人技術重點實驗室進行籌備工作,建立了機器人傳感與控制技術實驗室(現東南大學儀器科學與工程學院機器人傳感與控制技術研究所)。目前該實驗室已成為在國內機器人領域享有盛譽的江蘇省重點實驗室。

  1985年,“上海交通大學機械手與機械人研究室”改名為“上海交通大學機器人研究所”。而也正是在這一年,研究所完成了“上海一號”弧焊機器人的研究,這是中國自主研制的第一臺6自由度關節機器人。

  此后,“上海三號”噴涂機器人也研制成功。

實用化

  1986年初,北京的天氣還很冷,當時接到中國科學院通知后,談大龍和蔣新松分別參加了軍口和民口“863計劃”的制訂工作。

  某日,蔣新松派人把談大龍接到北京大學他的住地,溝通兩個口子的討論情況。在談到民口自動化領域的情況時,蔣新松說想提兩個項目:一個是CIMS,由清華大學負責;一個是智能機器人,由我們負責。

  在討論了整整一下午之后,他們最后提出四個目標產品,即室外移動機器人、室內移動機器人、水下機器人和高速高精度工業機器人。

  于是,兩個人便起草了“智能機器人跟蹤計劃”,經中央政治局審議,一字未改,順利通過。智能機器人成為自動化領域的一個主題,被列入“863計劃”。

  后來,蔣新松成為自動化領域首席專家,而談大龍則擔任首屆智能機器人專家組組長。

  同樣在這一年,蔣厚宗教也授受國務院委托,參與制定國家863計劃(機器人部分)。863計劃啟動后,在交大機器人研究所建立了國家“863”高技術機器人裝配系統網點開放實驗室。

  1990年,上海交通大學機器人研究所將研制的上海一號機器人用于桑塔納轎車國產化中的轉向搖臂焊接,在桑塔納國產化進程中首次應用了機器人技術;1995年,上海交通大學機器人研究所作為總設計師單位,完成了國家863計劃的“精密一號”裝配機器人。

  而在特種機器人領域,1983年,蔣新松作為項目負責人,聯合國內相關高校和科研院所,開展并完成了中國第一臺潛深200米的有纜遙控水下機器人——“海人一號”的研究、設計與試驗。

  1985年12月,中國第一臺水下機器人樣機獲得了首航成功,隨后一系列水下機器人產品為海上石油開發助攻。

  1990年,在蔣新松的規劃與指導下,封錫盛作為項目負責人,完成了潛深1000米的無纜自治水下機器人——“探索者號”。

  1991年,蘇聯解體,為了加速實現潛深6000米的目標,在資金沒有落實之前,蔣新松向國家科委立下軍令狀,與俄羅斯遠東海洋技術問題研究所合作開發6000米CR-01水下機器人。

  后來,由于出差途中眼病復發,談大龍一只眼睛失明,于是就離開了863專家組。談大龍后來在采訪中談及這段經歷稱并不后悔,他把他的研究時光形象地比喻為“耍”,以言其快樂。

  近20年來,我國水下機器人不斷發展。載人潛器“蛟龍號”已成功下潛7000米,在科學考察方面取得了一系列豐碩成果,它的總設計師——中船702所的徐芑南,就是蔣新松當年親自選定的6000米水下機器人的總設計師。“海斗號”已潛深10000米,它的研究骨干也是蔣新松當年的學生。

  我國真正進入了既能上九天攬月,又可下五洋捉鱉的時代。

產業化

  2007年11月,時任國家“十一五”863計劃先進制造領域專家組組長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王田苗教授,在北京召集國內機器人相關的研究機構、企業開會,討論“中國到底要不要做機器人?”。

  據稱,當時的意見很不統一,做數控系統研究的院所以及企業,傾向于將機器人并入高端數控系統進行研究,當然,一部分人反對將機器人列入數控專項。

  2008年,哈爾濱工業大學和奇瑞汽車共同重啟“十一五”期間第一個機器人產業化項目,2009年,第一臺奇瑞機器人研制成功,并投入到奇瑞第三焊接車間進行點焊應用。

  當時在奇瑞擔任設備部部長的許禮進見證了這一歷史時刻,后來就創立了埃夫特并擔任董事長,埃夫特的前身即成立于2007年的蕪湖奇瑞裝備有限責任公司。

  2009年,新松成功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后,成為機器人行業第一家上市的企業。

  從2010年開始,全球的工業機器人市場開始出現小幅增長。據悉,2010年全球供應了115000臺工業機器人,這就意味著工業機器人的全球銷售量與不景氣的2009年相比幾乎翻倍。在營業額方面,2010年,機器人制造商的營業額總計20億歐元,同比增長24%。

  2012年,國家工信部頒布《智能制造裝備產業“十二五”發展規劃》,工業機器人及智能制造裝備迎來了戰略性的發展契機。各地機器人產業園如雨后春筍,與此同時,國際、國內機器人企業加速上馬上線。

  2013年,我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機器人市場,機器人行業也迎來了政策紅利期,一時間,新的企業蜂擁而至。

  從2013年到2016年,中國推出了一系列相關產業政策:2013年,工信部發布政策《關于推進工業機器人發展的指導意見》;2015年,國務院發布政策《中國制造2025》;2016年,工信部、發改委、財政部發布政策《機器人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

  政策紅利也催生了一批批市場試水者。因為門檻相對比較低的,系統集成商領域在2013年開始爆發,截止到2016年,我國系統集成規模已經達到398億。

  2017年開始,國產機器人進入小幅度井噴期,僅2017年上半年國產工業機器人市場銷售價值約為28.3億元,已達2016年全年總銷售價值67%。資本市場的活躍也印證了市場的如火如荼,截止到2017年上半年,已有超過200家涉足機器人業務的企業掛牌新三板。

  回望歷史,這些熠熠生輝的瞬間和歷史事件,成為中國機器人的“高光時刻”,2019也接近尾聲了,謹以此獻給仍投身于機器人行業的你和你們,但愿重拾初心,繼續奮進!


此文章有價值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返回頂部
快乐12开奖结果